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妖娆的女人,花一样摇曳

si'hai'ba四海吧gong'zhong'h

妖娆的女人,花一样摇曳

要说,人,作为地球上的生物,无外乎两种,男人和女人。

坐在那个礼宴中心的DJ台前,经喉而过的酒,踏肠胃沥肝胆周游列器,气息余韵穿筋过脉中。

眼光破天荒柔和下来。

非酒无以卸解,非酒无以渗融。生活之种种,经年仍如此。

这柔和,眼之所及,目有所触。

有那么一个女人,在一大片人之中,在一大片男男女女之中,

分外妖娆。花一样摇曳。

突然发现,那话,是错了。大错特错了。

人世间,分明不止男人、女人,这两种生物。

女人,应该分妖娆的女人,不妖娆的女人。

妖娆的女人,不妖娆的女人。

是两种不同的生物。是女人柔度属性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

就像,只能把自己肚子整大的男人,

把自己肚子不整大,能把人肚子整大的男人,

也是两种不同的生物。是男人硬度属性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

生性不同、惑感不同、诱力不同的这些生物,

在人世里,他们各自绝对是完全不同的自我生活状态。

由内而外,他们传递给外界的,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情状。

这跟还有生长力的一棵树,与失去生长力的一棵树,在人眼里,并无二致。说到底,无非二字,活性。有无活性而已。

仅以造物器的有无,来界别人这种生物,分为男女,真是极度无趣。器之生,器之殖,才是。

曾有人问:女人到底是一种什么生物?

有人答:女人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你永远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下一秒她会带给你怎样的颠覆性冲击。她可以一个人独立做任何事情,也可以柔弱到拧不开一个瓶盖;可以对陌生人高冷到不行,也可以对最亲密的人撒娇卖萌粘人到不行……

想想,确实如此。

再想想,也并不如此。而且这也只是一种生活中的神奇。

女人的更神奇,其实是造物主赋予女人的特有属性,可以造物。

男人,也何尝不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上述情况,也不是不会发生在一个男人身上。

人们容易把女人神奇化,把美女神圣化。

好像男人不神奇一样。

人们容易把男人寻常化,把帅哥庸常化。

男人神奇起来,比女人还要神奇。

男人,本身就也神奇。男人的神奇,也是造物主赋予男人的特有属性,可以借助女人造物。

一个一直独立,一直高冷,可以独立做任何事,可以高冷处理感情的女人,你发现她最后终究是活成了一个男人,即使没有活成男人,至少是活成了一个中性人,原来那种生物属性,属于女人的属性,在她身上,是很难见到了。

你也许想,妖娆,说得好像也挺神奇的,要妖娆,那还不容易。不要神化妖娆,神化妖娆,跟神化女人的神奇一样,无聊。

这里,需要先认识妖娆:妖娆,是娇艳美好的,是有诱惑感的……

所以,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妖娆,都能活出妖娆来,以一种妖娆的姿态行走世间,尤其经历过岁月。

你发现,只有极少数的女人,而且是被爱的女人,她们才有资本妖娆,也有机会,越来越妖娆,会进化为更为曼妙的一种生物。

你看看,你身边,还有几个妖娆的女人,能妖娆起来的女人,能配得上妖娆二字的女人。

有没有,告诉我。

有几个,也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