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陈生大王:东京最大风俗店探访

si'hai'ba四海吧gong'zhong'h

我知道你不仅想看到风俗,还想看到三俗。

拍摄前一晚,翻译忐忑不安地发来信息:明天不要乱坐乱摸,传染病连牛仔裤都能钻进去,再带点消毒湿巾,出来把手机衣服擦一遍。

早上7点,我已经在出租车上,被晨光晒得昏昏欲睡。约这么早是对方的主意,因为凌晨6点他们的泡泡浴俱乐部就开始营业,所有小姐严阵以待,客人可以随着日出,一起日出。这件事严重冲击了我对该行业的想象,没料到一大早大家就会兵戎相见。

“有些人喜欢早晨享受,也有人是贪便宜。我们故意设置了晨间优惠,一些比较拮据的人,穷老头之类的,就会这个时间段来消费。反正场地空着也是空着,要尽量盘起来。”王先生在电话里耐心地解释。

约好见面的地方在吉原车站。很多人以为东京的堕落之地是歌舞伎町,其实那里更像观光区。日本人真正去的是吉原和莺谷。其中吉原从幕府时代就是有名的烟花柳巷,今日更是整个东京唯一敢明目张胆提供春光服务的街道,堪称王者地位。

我带着摄像师和翻译抵达时,王先生已经在一辆白色保姆车旁久候了。为保证客人能悄悄出入,风月场所一般会配备好几台保姆车接送,也可以将姑娘直接送货上门。寒暄一番后,上车,前往俱乐部。

俱乐部接送的保姆车

俱乐部接送的保姆车

路上王先生说,中国有大众点某网,日本有风俗点评网。咱们现在去的就是全东京评分第一的店,也安排了顶级的姑娘给你们拍摄。

说到这里,他突然眉毛一挑,露出暧昧的表情:陈老师要不要亲自体验体验?男孩女孩咱们都有。

我不禁想起全国各地新闻里,暗访粉色洗头房的结尾,永远是“记者借故离开了”。

车驶进一条小街,每家店前都站着一位戴白手套的壮汉,既能拉客,也做门童和保安。王先生轻笑,小店才需要拉客人,难看。

车停在一栋没有窗户的四层小楼前,我们刚下车,社长就快步迎上。社长清瘦,穿着西装的身板很挺,精气神十足,像一位中年会计,而不是东京最大风月集团的老板。更惊人的是,他张嘴就是一口菜市场普通话,发音稍稍粗糙,但是状态很自信,类似二手Mike隋。

王先生赶紧介绍,社长曾在中国留学,正经北大毕业,了解国内消费力,很想开拓中国市场,所以特意把自己做挖来做网上的宣传。

走进俱乐部,略微老旧的深色西洋风,木地板,木扶手楼梯,很像国内10年前的咖啡厅装修水准。一楼是大厅和会客室,用来缓冲客人,避免相互撞见,其余每层有4-5个小房间进行服务。

社长把我们送上3楼,说今天安排了两位女士拍摄,脸不用打马赛克,任何问题都可以提。

一位漂亮的短发姑娘已经等在门口,赤脚,眼睛很大,皮肤白皙。翻译惊呼,也太像佐佐木希了吧。

拍摄的第一位女孩

拍摄的第一位女孩

姑娘热情地打了招呼,然后马上按正常流程接待:跪在地上,准备亲手帮忙脱鞋,我们吓得连说不用不用。

陈生大王:东京最大风俗店探访 涨姿势 第3张

迎进房间后,姑娘先跪下深深鞠了一躬,又准备伸手脱我们的袜子,我赶紧请她起来,说咱们还是先聊聊天吧。

陈生大王:东京最大风俗店探访 涨姿势 第4张

房间差不多20平米,一张床,一个冲澡区,一个浴缸。另外有一个大型工具,社长嘱咐千万不要拍到,是他们的秘密武器,就不再细讲。但我当时确实很困惑,这个居然也能用来那个???

陈生大王:东京最大风俗店探访 涨姿势 第5张

冲澡区有一张特别的凳子,中间镂空。姑娘说,客人赤身坐上去,只需要舒舒服服地把腿岔开,身体底部就完全袒露出来,她们可以很方便地伸手进去搓干净。

你们真的会给客人搓澡???我惊讶地问。

当然啦。我们要把客人从脖子到脚趾头都认认真真搓干净。姑娘也很惊讶地回答,仿佛这是常识。

太惨了,我在心里感慨。原本以为一切都是幌子,春光行业只用躺好即可,没想到又要起个大早,又要给别人搓澡。你想想看,我都选择卖身了,居然还要早起下苦力,这份职业还有什么魅力可言。

女孩倒是挺开朗,介绍自己叫悠雅,在ins和油管上当小网红,是美妆博主和vlogger。近距离细细看,她真的很漂亮,长着一张几乎可以出道的脸。坦白说,我很难想象,这么美的姑娘,每天的清晨是从帮穷老头洗屁股开始。

虽然社长说尽情提问,但我还是告诉悠雅,如果有任何觉得不舒服或者冒犯的地方,都可以拒绝回答。她立刻欢快地说,真的非常感谢你。

陈生大王:东京最大风俗店探访 涨姿势 第6张

悠雅有一种特别的开朗和坦率,像简单的小女孩,回答问题时热情而真挚。

我问,有没有遇见过不喜欢的客人,可以拒绝他们吗。

她摆手说,不行,除非看上去像有病的,其他都不能拒绝。我最怕遇见很脏的客人,真的要搓很久。悠雅皱着眉头,像一个烦恼的搓澡工。

我问,做这份工有没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啊。

她哈哈哈哈大笑,说有啊,洗完之后,我要用自己的身体绕来绕去,蟒蛇缠树,抱住客人给他全身涂润滑剂。刚工作时力度没拿捏好,润滑剂太滑了,跐溜,把自己摔了个四仰八叉。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其实好笑,不等于开心啊。

我问,听王先生讲你接待过很多中国客人?

她一拍手,说,对啊,中国客人都超紧张,可能人在海外吧,特别老实,想摸又不敢摸。服务的时候,他们永远是啊!咦!哦!各种惊讶哈哈哈哈哈哈。不过也有日本人那样,一些客人没谈过女朋友,也没牵过女孩的手。

我问,看日本影视剧里,有些客人来了什么都不做,就聊天。这种情况真的有吗。

悠雅叹气,唉,有啊,来了就聊天。聊天比搓澡还累啊,我都不知道和他们说什么。我最喜欢有一种客人,是进了房间就点外卖,外卖到了就一起吃,吃完就拜拜。哈哈哈哈哈。

她又说,还有一位客人很喜欢聊天,是她最常情的客人。她做这行断断续续三年了,中间曾经试着离开,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俱乐部。这三年里只要她在,那位客人就一定会来,但对她很严厉,就像老师对学生。每次一干完,就开始裸着给她上课,讲人生大道理。

我不禁心想,这大概就是爹感很强的终极表现吧。

客人会问她的钱用在了哪里,怎么规划收入,要她好好存钱,不要用在牛郎店,将来可以离开这里。

我问,你有听从他的建议吗。

悠雅眼神决绝:当然,我的钱一分都不会花在牛郎身上。

我都用在追星上了。她补充道。

她开心地向我们展示印着大头照的手机壳,又从包里掏出几张全新的CD,一边鞠躬一边双手递给我们,说请多多关注,希望你们能喜欢。一看,是不知名的地下偶像团体。

我问悠雅,除了当网红,你还有其他想做的职业吗。

有啊。她说,追星之外的钱都存着,希望有一天可以去国外读大学,最好能读经济或者法律。

回答的时候,她的表情很真诚,仿佛光明就躺在前方,她只需要轻松地走过去捡起来。而我却突然想起王先生之前提过,这个俱乐部最大的特色,是完全不用安全措施,也就是,全程无套。

我想了想,问,这份工作有带给你什么困扰吗?

悠雅脱口而出,当然有啊,最不好的就是,冬天帮太多人洗澡了,自己的皮肤会很干燥。

真是太没心没肺了。

这时,一个长发的身影在房间门口一闪,王先生立即上前迎接,然后转过头对我说,这位就是我们店的头牌。

悠雅看见她来了,起身问好,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小包,笑着说那我先下去了,你们和她聊聊吧。

头牌走进屋内,款身坐下,气质更成熟,但完全不是我们想象中美艳模样,毫不魅惑,神态甚至有些mean。我和翻译对看一眼,几乎不敢相信。

拍摄的第二位姑娘 大沼

拍摄的第二位姑娘 大沼

王先生说,这家店是全东京评分第一,而大沼女士是这里永远的前三名,评分最高,回头客最多,top中的top。

我和翻译再次面面相觑,甚至忍不住问出了一个有些失礼的问题:请问是怎么达到前三名的?

相较于悠雅的诚挚,大沼明显老练很多。她温柔地绽放出商务微笑,说,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自己的笑容,努力去让客人变得更开心。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么油腻的回答,果然是老手。

我试探着问,大沼这么温柔,客人肯定很喜欢你,他们会像传闻中那样送高价礼物吗。

大沼爽快地说,这个有的,非常多。我过生日一般会收到卡地亚的高级手表,熟客每次来也会单独给我几十万的零花钱(注:一万円约为630元)。

旁边的王先生插嘴说,日本熟客太喜欢送礼物啦。店里姑娘们穿的gucci,lv,基本都是客人送的,连爱马仕的大衣都送,每天送来的甜品蛋糕分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吃不完。

我感叹,客人对你这么好,那你会不会喜欢上客人呢。

大沼再次绽放出商务微笑:作为人来说,我喜欢每一位客人,因为我喜欢所有的人类啊。

这种回答充满了日式哲学和敷衍,很漂亮,也太老练。我心中隐隐觉得难以从她这里听到真心话了,于是沿着她所骄傲的事业继续问:做为最顶级的员工,可以透露一下工资吗。

大沼倒没有迟疑,说能轻易达到250-300万以上。但她目前最希望可以让问卷评分更高,客人更满意。

我:问卷?

王先生在一旁解释,每次接待后,都会请客人做满意度问卷调查。每周平均分在90分以下的女孩会被立刻辞退;95分以下停业重新培训;95分以上才能安全,综合分数越高,店里才越愿意安排新客人给她。

我听得目瞪口呆,每周工作考核,95分才合格,这么严厉的管理标准,老板果然不愧是从中国留学回来。我顿时觉得自己将来落魄了,连吃这碗饭的资格都没有。

我又问大沼,有没有遇到过比较特别的客人。

大沼说,会接到一些女性客人,她们来找我是想学习怎么伺候男性,怎么让先生更快乐,这样夫妻可以更和睦。

还有一个客人持续不断地来找我聊天,只聊天不办事。他把家里所有的事都告诉了我,久而久之,我也会把自己的一些隐私告诉他。

我说,那就像朋友一样了。

大沼平静地说,不,我们不是朋友,只是多了一些人性的交流。

坦白说,这种冷静和界限分明的态度,有点击中我的心。

她继续说,另外很多长期的熟客,他们喜欢把我在店里的全天时间包断,带我去吃高级餐厅,一起散步喝咖啡,陪我下午茶。

这是一件很妙的事。我在心里想。客人宁愿付费包断,也不会在她免费的生活时间里约会,一是尊重她的职业,二应该是在提醒双方的边界,我们并不是恋爱,只是在假装恋爱。。

我又问,有这么多经济优渥,对你又好的客人,会不会让你对男友要求很高。

大沼还是标志性的微笑,不会,我把公私分得很开。在这里遇见的所有事,都只是上班的内容。

这时王先生打断说,不好意思,大沼老师时间比较紧,要不请她演示一下她招待的方法?

我估摸着应该是后面有预约的客人,于是也不推辞,让女翻译当模特,请大沼稍做示范。

陈生大王:东京最大风俗店探访 涨姿势 第8张

还是类似的流程,首先下跪换鞋,再跪着迎到床边。大沼轻轻捧起翻译的脚,放到自己的腿上,再一边抚摸着脚趾,一边用柔和的声音说,下面我就先用温水给您伺候洗脚哦。说完她又慢慢按摩着小腿,顺势挺身紧紧抱住翻译,说,您辛苦了。

陈生大王:东京最大风俗店探访 涨姿势 第9张

翻译脸色顿时绯红,高声叫喊啊啊啊啊啊太害羞了。看着她脸红筋涨,大沼也被逗得哈哈大笑。这一刻她终于有了些人类的气息。

大沼说,之后她会趁拥抱脱去客人的全部衣物,然后轻坐到他身边,请对方以喜欢的方式随意脱掉她的衣服。

再然后就是搓澡冲凉,洗干净后把客人请进浴缸,再请示客人自己可否一起泡。如果客人同意,就一起泡澡聊天,如果不同意,她就在浴缸旁跪着服侍,直到客人泡澡舒服了,再把自己送到床上待用。

我忍不住想,果然能降伏住大多数男性的方法,就是在生活上当儿子对待,在床上当帝王崇拜。掌握这个方法,50%的亚洲男性都能拿下。

离开俱乐部后,我们和王先生一起吃了午餐。他说,你要给微博上的人讲清楚啊,大家以为这种行业背后是日本黑道,三分之一确实是,但我们是正经公司。你们肯定也不知道,在日本口,手,是合法的,但深入服务是违法的。

我问,深入服务是违法的话,那你们提供的是什么服务呢?

王先生一愣,说,兄弟,你觉得我们提供的是什么服务呢。

大家彼此哈哈一笑化解了尴尬。我又问,那些姑娘真能赚那么多钱吗?王先生说,不算多了,我们公司最贵的一个女孩,20万円/小时。

我震惊:1.3万元每小时?她里面干什么?

王先生:她在里面干。喜欢成年人电影的女演员,喜欢S和M,肌肉壮汉,攻受基佬,我们都能安排,都有价格。

任何边缘事业最重要的是退出机制,于是席间又和王先生多聊了几句。

在日本从事这个行业更多是一种选择,而不是强迫。女孩大多是自己去应聘,面试时首先脱完给所有面试官看,再交给妈妈桑调教技能,如果想离开随时可以。

从业后工资高,客人会给零花钱,绩效好公司还有额外奖励。普通上班族30万円月薪,她们300万円月薪,怎么可能舍得轻易离开。但她们存不了钱,财富来得太快,就只想对酒当歌开心到老。

等清醒过来,年龄大了,客人喜欢更年轻的了,繁华过后成一梦。最终要么离开这行,要么当妈妈桑,要么越来越便宜,沦为路边摊。

你根本想不到那些老流莺的价格有多低。王先生说着,手指向了地板。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879311243838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