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家要好好取悦自己啊,了解自己的身体,对身心健康都有好处

si'hai'ba四海吧gong'zhong'h

@白鱼Fiasili

大家是都没去过妇科吗,我有一阵姨妈不稳定经常去,每天都能遇到两三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和医生哭诉”我只和我老公做爱,我怎么会的性病”,”我只交过一个男朋友啊,怎么会hpv”…

不知道有没有全球生殖健康报告这种东西,我国一定又是倒数吧。

起码两件事导致我国女人的生殖系统非常脆弱。

一,我觉得半数以上的中国女性初夜身体就受伤了,中国人有初夜性常识的太少了,即使是健康的情侣关系,也只会暴力破处…真的不知道大家都怎么想的…一想到中国大多数女孩的初夜都痛苦不堪,就觉得心碎,更别提初夜有快感了。

每个人的初夜都是这么无知和莽撞的,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性别暴力了,因为一个暴力破处的做法,对男人的身体没有什么损失。

对女孩来说,要求”落红”简直不可理喻(处女膜的概念纯粹扯淡,它只是一个环状的东西而已,不然月经怎么流出来…初夜真的没什么神圣的,整个阴道本身就从一开始就和外界环境不断的接触,交换菌群什么的了,女人本不会因为初夜而损失什么…但是毫无性常识的傻屌却贻害无穷),请了解一下”处女膜环状撕裂”是什么,一般情况下初次性行为并不会流血…流也是极少的,但是好多女孩初夜之后估计一周都在陆陆续续流血…这就是受伤了…这种内在的伤口又很容易继续感染…脆弱和菌群失调,反反复复的阴道炎,宫颈炎,附件炎,盆腔炎…

初夜没什么复杂的,准备好消毒喷雾(以备不时之需),润滑液,充足的前戏放松,如果女孩提前能熟悉自己的身体然后用手指扩一扩的话,肌肉的张弛更好控制,会更顺利和放松。整套”性羞耻”的压力,加”性疼痛”的合理化,让东亚的女性对欲望有很大负担。

男权社会让你觉得性爱是有代价的,无论是痛苦还是羞耻,并且还告诉你,性的痛苦是自然的,必须承担的,这就更容易通过沉默成本的方式,把女人的生活范围和欲望控制在一夫一妻的奴隶制里。

这不仅是文化意义上的,更是身体意义上的。

你本不必承担。

二,虚伪的说谎的不负责的傻屌太多了

现在的女孩宁愿信任一个认识不久就公开自己有过多少床伴的人。

因为坦诚性经历的人,不藏着掖着的人,不会觉得性是肮脏的东西,性观念成熟的话,一般情况下也会做到几个基本底线:清洗干净(包括有包皮的把它翻过来洗干净),准备好质量过关的安全套(大品牌,何时尺寸,过大过小的安全套都可能中途掉下来),知情同意(确定女生做爱的意愿),疼痛停止(无论到哪一步,只要女生觉得不舒服,就立刻停下),慷慨和细致(如果要求不高的话,这就可能是加分项了,让女生先高潮,前戏充足🤔花样繁多之类的)。

不带套染上性病这件事,我从来不觉得是女性的责任,虽然如果是关系很近的女孩,我会反复强调她们自己必须随身带安全套,除非能拿到对方的近期体检报告,否则绝不无套。如果是casual,要自己选酒店或者民宿,提前确定求救和逃生通道。(这样方便在遇到不想无套的人的时候直接走人,这种事情很容易变成约会强奸,还能是因为什么呢,傻逼太多了[微笑])

整个社会并没有形成一种”不戴套的男人是不负责的傻逼””无套等于强奸”的氛围,而女性在性行为过程中,到底能够拒绝无套到什么程度?怎么应对那些中途摘了的人?这些都是问题。

最后大家可能觉得这一切太麻烦了,到处都是陷阱,到处都是冰山

目前的策略只能是找家教好,性知识充足,阶层比较好的性伴侣或者男朋友,但这只是小资和中产的解决办法,大学生怎么办,中下层怎么办,分数要比男人高,工资要比男人低,一旦操了一个男人,还要负担好多妇科诊疗费,这到底是什么赔本买卖啊。

我觉得一个在我国成长的女孩大概都不会再有什么浪漫爱的想法了吧,遇到什么样的男性能真的共情我们这种从没出生就披上原罪的”种族”呢。在那些浪漫的幻觉里,爱欲对不同人是截然不同的东西,对于大多数女性而言,爱欲的问题都是和精神肉体的痛苦息息相关的,它根本不是什么理念上的柏拉图的求索。

我们到底怎么能信任一个对我们的处境毫无理解能力的族群呢,况且这个族群还被道德和法律保护着,可以肆意的侵犯、贬低、伤害、骚扰我们。

女孩们的想法只剩下”dont fuck m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