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北大学生去卖猪肉和中学毕业去卖猪肉会有什么不同?

提这个问题的人,对北大学生和卖猪肉都存有非常明显的误解。

我就只说说对“卖猪肉”这个职业的成见吧。这主要脱胎于中国古典小说里对“屠夫”的描写,比如进入课本的、大家耳熟能详的《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郑屠是作为反面人物出现的,是当地的黑恶势力,且被英雄人物鲁达活活打死了。大众读物影响力广泛,人们读完自然是要看不起屠夫的。中国儒家文化宣扬“君子不器”,清议哲思才够酷,劳力不劳心的都属于档次不够的,更不要说在一线亲手杀猪的了。

对屠夫的成见显然也不是中国特有的,脏活累活带血的活,总是见不得人上不得台面的。譬如,在马克吐温的小说《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里,小哈克贝利为了逃离他暴虐的父亲,打来一头野猪,在他们居住的木屋里宰了,制造鲜血四溅的场面,好让他父亲以为他是被人杀害了,以此法脱身。此书反映的是十九世纪中期工业化程度奇低的美国南部的社会生活状况,杀猪的这一幕广为流传,成为了象征南部落后的一枚符号。

北大学生去卖猪肉和中学毕业去卖猪肉会有什么不同? 涨姿势 第1张

农业社会的杀猪,收入其实不错,不然郑屠也当不了地头蛇,但是费时费力又肮脏,被人鄙视很好理解。工业化的杀猪卖猪却不可同日而语,还是以美国为例。南北战争期间,前线战士的口粮是刚需,美国中西部成为了北军大规模畜牧业和肉业的基地,这里地理气候适宜,新通的铁路又发达,而且产业形态还未固定,很快就顺应时代需要,在铁路沿线大力发展工业化肉业。战时需求巨大,对供应速度有要求,于是传统的农牧作坊形态大变,近代肉业采用流水线操作,一头猪从饲养到宰杀到切割到包装到运输,全厂工人协同动作,畜栏到铁路一条龙,效率极高。

北大学生去卖猪肉和中学毕业去卖猪肉会有什么不同? 涨姿势 第2张
北大学生去卖猪肉和中学毕业去卖猪肉会有什么不同? 涨姿势 第3张

中西部肉业的生产模式影响极大,美国第一款量产轿车福特公司,就是受肉业屠宰包装流水线的启发,将其用于汽车生产。等到二十世纪初期,肉业已经极为成熟,屠宰场和一般工厂一样,也已经有了非常系统的劳工制度,其中当然也发生剥削,着名的《丛林》一书,形象记录了当时芝加哥地区屠宰场恶劣的工作环境、对劳工的压榨和对环境的污染(该书也成为后来动物权益保护运动的诱因之一)。占据了这样的无法之地,肉业企业主自然赚到手软,大量肉业富豪的出现使得“屠夫”在鄙视链上的地位开始上升。

北大学生去卖猪肉和中学毕业去卖猪肉会有什么不同? 涨姿势 第4张

当然,肉业从业者的地位上升除了和原始积累有关,也与该行业所涉及的生产环节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有关。产业链的调整和对效率的追求(亦即今天的 OR)需要知识,冷鲜运输车厢的设计和制造更是如此。整个十九世纪,生鲜运输所用制冷都靠冰块与隔热,冰块逐渐融化,因此途中还要配置冰站,以便保持车厢温度低稳。到二十世纪中叶,运用制冷剂的空调制冷才开始在该行业有广泛应用,其制造工艺自然是冰块和隔热比得了的。

北大学生去卖猪肉和中学毕业去卖猪肉会有什么不同? 涨姿势 第5张

物流问题解决了,肉类的市场就扩大了;途中用冰少了,成本也降低了,我们今天不当回事的超市选购,其背后涉及的科技进展,每一环都是十分值得歌颂的。说白了,卖猪肉不过是整个肉业大产业的最后一步,早就和明代小说里的“屠夫”不是一回事了。如今的纽约曼哈顿岛西侧,仍有“肉类包装区”,铁路运输和工业物流的生态至今仍留有痕迹,如果“屠夫”是见不得人的,这些东西纽约市不会留着。

说到这里,你大概也明白了,卖猪肉说简单很简单,其实也很不简单。就和美国历史上的肉业大亨一样,卖猪肉,要审时度势,要把握机遇,要攻克技术难关。要做到这些需要知识和勇气,需要对整个产业的宏观判断,是需要学养和人脉的。其实每个行业做精了都是这些个道理,对精英的要求都是大同小异的,这和这个行业是不是被大众鄙视,从业者本科出身根本没有关系,全看人自己,和北大没关系。可悲就可悲在,我国的肉业企业分明都已经做大做强,堂堂正正走出国门去美国中西部收购他们的传统强势肉企了,美国人惊呼着中国人的逆袭,慨叹食物安全竟落入外人之手,中国人却还活在前工业时代的道德审美里,嫌卖猪肉是特别不体面的事,北大学生万万做不得,你说滑稽不滑稽。

卖猪肉说简单很简单,其实也很不简单。

来源:知乎日报

您可以留下这篇文章的第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